他出生于金陵,當時叫做應天,也就是后來的南京。

    他出生時朱元璋還在為了天下而四處攻伐,陳友諒依舊強大。

    于是乎在他出生時,朱元璋都沒來得及看一眼,就急匆匆地出發去和陳友諒開戰。

    他一直都沒有名字,朱元璋這個父親忙碌的沒時間考慮這個問題。

    等他七歲時,朱元璋要準備稱帝了,這才發現自己的兒子們都沒個正式的名字,于是就煎熬了幾宿,給這些兒子們取了名字。

    “我是朱棣。”

    稚嫩的年輕人看著那些農戶在地里艱難的收獲著,他的眼中有些迷惑。

    “為何這般辛苦?”

    “你去試試。”

    “好!”

    于是年輕人就下到地里,在那些農戶的惶恐中開始收割。

    彎腰,左手抓住上方,右手揮刀。

    當他滿頭大汗的直起腰,回頭看著自己的成果,不禁微笑著。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年輕人的眼中多了感悟,然后他招呼著那些兄弟們下來。

    “來啊!來試試!”

    這里是鳳陽,他父皇的老家。

    這里是他的祖父母的安息之地,而他和那些兄弟被趕到了這里,只是他們的父皇想讓他們體驗一番百姓的艱難。

    于是他走遍了鳳陽,四處去體驗百姓生活,漸漸的,那雙眼睛中多了沉重。

    ……

    “本王是朱棣!”

    馬背上的年輕人全身披掛,他的目光銳利,鷹隼般的盯著前方正在逃竄的蒙元人。

    “殿下,該追擊了!”

    一位老將用欽佩的眼神看著他。

    是的,作為藩王,他值得欽佩。他和將士們同吃住,一起趟過能把人的骨髓凍住的河流,如今敵軍就在眼前。

    年輕人拔出刀,回首喊道:“諸將士,隨本王破敵!”

    年輕人一馬當先沖殺出去,身后無盡的草原上,無數將士揮舞著長刀,山呼海嘯般的緊緊跟隨著。

    ……

    “我是朱棣!”

    人近中年,朱棣越發的威嚴了。

    “殿下,金陵逼迫甚急,再不動手……死無葬身之地……”

    一個和尚焦急的在堂下說道。

    “殿下,動手吧!”

    看著堂下跪著的人,朱棣痛苦的閉上眼睛。

    再次睜開眼睛時,那雙眸子里冰冷無波。

    ……

    “朕是朱棣!”

    皇宮中,高居其上的朱棣負手而立,殿內群臣紛紛俯首。

    “北方有大敵,居于金陵只是茍且偷生,一旦北方有變,措手不及,遷都!”

    血光遮蔽了天空,人頭奠定了新都城。

    “阿魯臺跳梁,朕當親征!”

    咆哮聲在宮中回蕩著,大軍一眼看不到盡頭,向著北方進發。

    “殺敵!殺敵!”

    冷酷的帝王伴隨著歡呼聲第一個沖進了敵騎之中。

    ……

    碧波蕩漾中,一艘艘船在運河中行駛著,兩岸漸漸多了人煙。

    朱棣策馬看著這一幕,點頭道:“有水就有民,有水就是路!”

    “鄭和出海了嗎?”

    “是的陛下。”

    ……

    浩瀚的大海上,船隊的風帆遮蔽了天空。

    一群土人駭然看著海上的艨艟,不由自主的跪下。

    “這是神靈的戰船!”

    ……

    我朝國勢之尊,超邁前古,其馭北虜西番南島西洋諸夷,無漢之和親,無唐之結盟,無宋之納歲薄幣,亦無兄弟敵國之禮。

    “誰能令朕俯首?”

    看著戰戰兢兢的群臣,朱棣咆哮道:“哈烈,朕一直記著當年的哈烈老王,可他死在了半途!他讓朕失望了!哈烈讓朕失望了!”

    “出兵!北征!”

    ……

    “你要爭氣!好生看著,學著。”

    朱棣看著英姿勃發的孫兒,撫須說道:“文武不可偏廢,不可奢華,不可軟了骨頭,要挺直了腰!”

    朱瞻基躬身受教。

    “皇爺爺,您多久回來?”

    朱棣看著眼前的孫女,恍惚間想起了她小時候的事,不禁微笑道:“朕擊敗了哈烈就回來,會給你帶些小東西,小馬可好?”

    “皇爺爺,母親不許婉婉學騎馬,說不淑女呢!”

    “哦!是嗎?哈哈哈哈!”

    ……

    這是大戰!傾國之戰!

    朱棣搖搖頭,把這些溫馨的記憶驅散,然后看著前方硝煙彌漫處,緩緩拔出長刀。

    身后是蓄勢待發的重騎,無數雙狂熱的眼睛正在看著他們的帝王。

    “朕是朱棣!永無帝王能與朕比肩!”

    朱棣舉刀,白須在風中飄拂著。

    金陵,鳳陽,北平,塞外……

    “諸將士,隨朕破敵!”

章節目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迪巴拉爵士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迪巴拉爵士并收藏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