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路附近。

    一輛小電動摩托,碾壓著積雪,停在了街道右側。

    車上青年拎著四個大皮包下車,步伐匆匆的就走到了一家小超市內。

    室內,十幾個人見到青年走過來后,立馬就圍了上去。

    “藥來了嗎?”

    “快點發吧,等半天了。”

    “……!”

    眾人嘰嘰喳喳的沖青年催促著。

    “別擠,都別擠,今天還是不限量,一個一個排隊拿。”青年靠在柜臺旁邊,彎腰打開四個皮包,話語簡練的喊道:“一手交錢,一手拿藥,快點弄。”

    眾人聞聲自覺排隊,開始逐一買藥。

    雙方在交易過程中,起碼有五六個人想多拿藥,可手里又沒有那么多錢,但青年無一例外的全部給他們賒了賬。

    別人可能沒有那個自信,敢在這個年頭賒給旁人貨,但裴德勇就敢。因為他有足夠狠的手段,來支撐這種自信。而也正是因為裴德勇敢這樣干,藥又不限量,所以他最近在南陽附近的生意爆炸,真的可以算是日進斗金了。

    不到二十分鐘,青年放完貨后,就急匆匆的離去,騎著自己的小摩托,再次趕往大倉庫方向。

    小摩托行駛了一半,青年習慣性的將車停在路面,轉身就要去旁邊的小吃店買點外賣帶走。

    “吱嘎!”

    急促的剎車聲泛起,一陣晃眼的光芒照射到了青年的臉上。

    “臥槽,要死啊?!”青年擋著臉罵了一句。

    “咣當,咣當!”

    汽車后座車門彈開,三個人步伐匆匆的沖了下來。

    “干什么?”青年感覺事兒不對,轉身就要跑。

    三人一擁而上,從后面扯住青年脖領子,瞬間將他夾在了中間。

    “認識這是啥嗎?”左側的漢子掏出刀頂在了青年肚子上。

    “那你認識我是誰嗎?我是南陽裴德勇的人。”小伙低頭掃了一眼刀后,眉頭都不皺一下的回道。

    “嘭!”

    右側的小伙一拳砸下去:“裴德勇的人多雞毛?抓的就是你。”

    青年聞聲愣住。

    “別動昂,動一下捅死你。”壯漢和一個同伴扯著青年就向車上拽去,而另外一人則是推著他的摩托,走向了無人去的臟亂胡同。

    ……

    幾分鐘后。

    越野車匆匆離開,奔著土渣街方向趕去。

    車上,青年徹底懵圈的看著馬老二:“你抓我,你想干什么?”

    “我說幾句臺詞,你聽著昂。”馬老二坐在副駕駛上回頭。

    “你到底啥意思?”青年冷著臉問道。

    馬老二回過頭,伸手扯住青年的脖領子問道:“牛振比不比你猛?”

    青年愣住。

    “他在馬溝讓沒讓我砍的,連他媽都不認識他了?”馬老二又問。

    青年聽到這話后,眼神變了,瞬間想起了馬溝一戰。

    “我說,你聽著哈。”馬老二指著對方的臉頰問道:“你是不是長吉人,家里還有個患病的老媽?”

    青年愣住,沒有回話。

    “我問你呢!”馬老二瞪著眼珠子吼了一句。

    青年嚇了一跳:“不……不你說的,讓我聽著嗎?”

    “槽,你該回話回話。”

    “你查我了?”青年眨眼看著馬老二,心里很虛的問道:“二哥,你說我就是個跑腿的馬仔,你沒事兒查我干啥啊?”

    “我讓你反問了嗎?”

    “……!”青年無語的閉上了嘴。

    馬老二看著他,斟酌半晌后交代道:“一會,你給跑路面的朋友打個電話,就說你媽死了,你得趕緊回長吉一趟。”

    青年懵了,眼神費解的看著馬老二:“二哥……我媽活的好好的呢。”

    “你得消失一段時間,所以你得找一個不得不離開的理由,明白嗎?”馬老二陰著臉說道:“就這個理由,能讓你連倉庫都不回,馬上就走。”

    “可我媽……!”

    “事情緊急,你媽委屈點吧。”馬老二懶得與對方廢話:“打電話,就說她死了,你今晚就得回長吉。”

    “二哥,你……你到底要干啥?”青年越聽心里越沒底。

    “幫我點忙吧。”

    “二哥,你別搞我,我……我就是干點小活的。”青年被逼的滿臉哀求之色。

    馬老二伸手從包里掏出兩樣東西,一把槍,一沓五千塊錢。

    青年愣住。

    “選哪個?”馬老二問。

    “哥,我哪個都不想選……。”

    “不選,我就拿這個伺候你。”左側壯漢的刀也逼了上來。

    馬老二看著對方,話語簡潔的說道:“別整一副委屈樣。工地搬磚也能吃飯,可你為啥跑江湖啊?這行掙的多,風險也大啊!走了進來,出事兒就別埋怨你,這點大家都一樣。”

    青年低著頭,沒敢頂撞。

    “選哪個?!”馬老二吼著問道。

    “那……那肯定選錢啊!”

    “事兒之后,我再給你加一萬。”馬老二立馬將錢塞進青年手里,話語簡潔的吩咐道:“打電話吧。”

    幾分鐘后。

    小伙臉色漲紅,目光迷離的看著車外,憋了半天才沖著電話說道:“那……那啥,小肖啊,呃……我媽死了……。”

    ……

    兩天后,傍晚。

    齊麟的車隊距離松江,還有不到一百三十公里。

    沿路的食宿店門口,齊麟拿著電話說道:“今晚你來接貨,我馬上到了。”

    “行,那晚上見吧。”馬老二點頭。

    “晚上你在松江安排一下,我領幾個兄弟進趟城,放松一下。”齊麟囑咐了一句。

    “呦,你主動讓我安排一下,這太少見了。”

    “這趟貨難送,咱得請請耀光的兄弟。”

    “也是。”馬老二點頭:“行,那你別管了,我來弄吧。”

    “好勒,就這樣。”

    說到這里,二人就結束了通話。

    齊麟將手機揣進兜內,回頭看著察猛說道:“告訴兄弟們,稍微可以睡一會,餓了的直接點餐,等天再黑一黑,咱們就出發。”

    “要著急的話,咱現在就可以走。”察猛應了一聲。

    “那不行,老二得安排一下關卡那邊。”齊麟笑著說道:“沒事兒,你們先休息一下。”

    “好勒。”

    察猛聞聲就去喊其他兄弟。

    齊麟低頭點了根煙,習慣性的抬頭看了一下四周,突然發現有一臺印有聯防LOGO的汽車,就停在食宿店后面。

    “槽,聯防的車開出來這么遠嗎?”齊麟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章節目錄

第九特區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偽戒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偽戒并收藏第九特區最新章節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