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察兵的速度很快,騎馬只用半個多小時就趕到搜索區域,然后開始拉網式搜索失蹤的輜重隊。

    出擊部隊傳回來的“好消息”雖然讓聯隊長凝重的表情舒緩不少,但他緊繃的神經并沒舒緩下來,心里一直想著失蹤的輜重隊,希望能有驚喜發生。

    萬一他們真出事了,自己必須搞清楚原因,然后第一時間上報基地,請他們重新給自己派輜重隊。

    “聯隊長,偵查部隊急電!”參謀長匆匆跑過來報告道,表情比剛才明顯凝重了幾分。

    聯隊長心里咯噔一跳,知道輜重隊真的出事了。

    馬上問道:“他們在哪里失蹤的,是怎么失蹤的,八路軍出動了多少部隊圍攻他們,竟然在不到半小時結束戰斗,轉移輜重隊整整八十輛大車的彈藥補給。”

    參謀長搖頭回答:“具體情況還沒查清楚,他們只是在洪家鎮附近的公路旁邊找到經過隱蔽的八十輛大車。”

    “搜遍周邊一公里都沒有發現戰場,沒有發現一具皇軍尸體。”

    “偵查部隊正在擴大搜索范圍,先發一份電報回來報告情況!”

    “怎么會這樣?”聯隊長眉頭緊鎖,想破腦袋都搞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

    盯著地圖一臉不解分析道:“航空兵交接只有半小時空擋,這就意味著八路軍必須在半小時內結束戰斗,運走整整八十輛大車的物資補給。”

    “輜重隊有四百人,他們都是裝備精良的皇軍,不是紙老虎。”

    “就算八路軍集結四五倍的兵力去圍殲他們,也休想在十分之內結束戰斗。”

    “他們轉運物資也需要時間,所以戰場肯定在輜重大車附近,不然時間上來不及。”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找不到戰場,我們就不知道輜重隊是怎么被干掉的,就沒辦法向基地報告,他們也不敢向我們派出新的輜重隊。”

    幾個部下站在旁邊,全都眉頭緊鎖。

    聯隊長都想不通的問題他們肯定也想不明白。

    “長官,偵查部隊急電,他們找到戰場了。”一個報務員突然沖進來打斷道。

    聯隊長急著想要解開內心的疑問,直接繞過參謀長接過報務員遞過來的電報。

    掃一眼上面的內容就喊道:“李莊在哪里?馬上找到李莊的位置。”

    “聯隊長,李莊距離洪家鎮五公里,正好是一個小時的路程。”參謀長指著地圖上一個點回答。

    “我明白了!”聯隊長恍然大悟叫道。

    “好狡猾的八路軍,一場仗竟然分兩次打,而我們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讓他們在皇軍飛機護航下將八十輛大車的物資和補給藏起來。”

    參謀長也明白過來:“先在李莊干掉輜重隊的所有皇軍,然后偽裝成皇軍部隊,在飛機護航下趕到洪家鎮,趁我們第二架和第三架飛機交接的半小時空擋,把輜重隊帶來的物資補給全部搬到山里面藏起來。”

    “聯隊長,這么打的話八路軍只需要準備兩倍兵力的部隊和一定數量的重火力就能做到。”

    既然問題已經想通了,接下來就好辦很多。

    聯隊長當場開始下命令:“馬上給基地參謀長閣下發電報。”

    “輜重隊在進入守備團根據地十公里位置遭到攻擊,部隊全軍覆滅,所有輜重補給全部丟掉。”

    “因輜重隊沒有發出求援電報,我部在戰斗結束后一小時才從航空兵的通報中得知輜重隊全軍覆滅的消息。”

    說到這兒,聯隊長停了一下,似乎在醞釀后面的內容。

    旁邊參謀長則一臉欽佩來著他。

    聯隊長太厲害了,幾句話就把輜重隊全軍覆滅的罪責撇得一干二凈?

    雖然輜重隊全軍覆滅確實和聯隊沒關系,但戰場在聯隊防區內,真要算起來一個連帶責任肯定跑不了。

    現在有了這份電報,連帶責任都沒了。

    真要追究下去,遠在基地的參謀長和后勤負責人反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誰讓他們派輜重隊時不多派點護送部隊,不給他們配電臺呢?

    如果輜重隊的護送兵力再增加一倍,配有無線電臺,聯隊也不會在輜重隊遭襲后一個多小時才收到消息。

    那時戰斗已經結束一個多小時,聯隊就算派人飛過去也無力回天。

    忍不住驚嘆道:“聯隊長英明!”

    “只要這份電報發出去,輜重隊全軍覆滅就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后勤基地也沒有任何理由拖著給我們送彈藥補給?”

    聯隊長繼續說道:“繼續說電報內容,為了避免同樣的襲擊再次出現。”

    “請參謀長閣下至少安排半個步兵大隊護送輜重隊,給他們配備不少于一部的無線電臺。”

    “我部會提前抽調一個步兵大隊在守備團根據地邊上接應,保證輜重隊安全到達前線。”

    懷來縣日軍守備司令部,看完前線進攻部隊發來的電報,參謀長一眼就看出他們在推卸責任。

    但沒有任何辦法。

    電報里說得有理有據,自己找不到任何反駁理由。

    真要追究起責任,自己和后勤負責人首當其沖。

    所以他只能當輜重隊全軍覆滅這件事沒發生。

    至于對前線指揮官的不滿,他也只能壓在心底。

    掃蕩才剛剛開始,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影響到自己和前線指揮官的和睦,從而影響到整個反掃蕩的大局。

    沉著臉命令道:“大局為重,馬上準備一批新的輜重補給給前線送過去。”

    “護送部隊的標準就按前線指揮官的體重去安排,再給輜重隊配發兩部電臺,隨時跟前線保持聯系,讓他們派兵接應?”

    金谷嶺里面,戰斗還在繼續,但主角和配角的位置已經發生改變。

    到下午三點鐘,中田三郎仍然沒有追上人質。

    這是出兵前聯隊長約定的最后時間。

    過了這個點,哪怕出擊部隊沒有完成任務也必須撤退,否則軍法從事。

    中田三郎很不甘心,但軍令不可違。

    李志勇看出日偽軍要跑,馬上命令部隊加強攻勢,抓住最后機會多消滅幾個鬼子。

    今天第一更送到!求訂閱!求月票!求收藏!

章節目錄

抗日之鐵血戰將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兵王小說只為原作者574981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574981并收藏抗日之鐵血戰將最新章節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